欢迎进入普玛股票配资网_国内领先的炒股配资公司正规线上股票配资平台!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
主页 > 股票入门 > 字节跳动股票|涨疯了!8倍、17倍、31倍 原价149

字节跳动股票|涨疯了!8倍、17倍、31倍 原价149

时间:2021年04月30日作者:本站

原标题:涨疯了!8倍、17倍、31倍……原价1499卖48889!国产鞋遭爆炒,有人几天赚一辆车

摘要 【涨疯了!8倍、17倍、31倍……原价1499卖48889!国产鞋遭爆炒 有人几天赚一辆车】所谓“炒鞋”,简单来说就是把鞋买回来,不穿,等到价格上涨时再卖出。一些产量少的爆款运动鞋,一转手就能卖高价。近日,“炒鞋”这个词又成了微博等社交平台上的热词,而这次的对象,是李宁、安踏等国货。

  导读:所谓“炒鞋”,简单来说就是把鞋买回来,不穿,等到价格上涨时再卖出。一些产量少的爆款运动鞋,一转手就能卖高价。

  近日,“炒鞋”这个词又成了微博等社交平台上的热词,而这次的对象,是李宁、安踏等国货。

  这阵子,到处充斥着国产球鞋涨价、缺货的消息。不少“球鞋粉”表示,为了支持国货,纷纷去下单李宁、安踏等知名国产,却发现很多爆款不是断货就是涨价,而且幅度令人咋舌。

  “再涨连国产都买不起了,救救打工人吧!”

  周末的李宁线下店,也是人山人海。

截图自微博

杭州下沙奥特莱斯李宁折扣店。照片为该店店长提供

  国产鞋“身价”暴涨

  据中国证券报,在得物APP上搜索发现,以李宁韦德之道4全明星银白款为例,售价竟高达48889元,而该鞋参考发售价仅1499元,涨幅达31倍!

  不过目前并无最近购买记录,似乎是“有价无市”。

截图自得物APP

  李宁韦德之道7 wow7 The Moment超越限量款,41.5码最高售价为29999元,相比发售价1699元涨了近17倍,购买数据达270条。

截图自得物APP

  动辄好几千元的鞋,也有大量付款记录。

  安踏哆啦A梦联名休闲板鞋白黑款,参考价为499元,但目前炒价达4599元,涨了8倍多,最近购买记录有近9000条。

截图自得物APP

  有网友表示,炒鞋的就连拖鞋都不放过。李宁韦德之道魔术贴拖鞋镭射款最高售价为899元,相比发售价299元涨了超过2倍。

截图自微博

  有人几天赚辆车

  有人一波亏几百万

  据中国证券报,一位球鞋行业多年从业人员李超(化名)表示,这段时间在其朋友圈,做国货的同行不断刷屏“求货源,加价拿”。有同行一口气扫了10多万元的货,赚回了一辆车钱。

  但有人欢喜有人忧。

  一位多年做球鞋二级市场倒卖、规模已达全国前十的商家老万表示,这几天就一个字:难!“吃不下也睡不着,看着满仓的库存欲哭无泪。”

  之前,老万的店铺基本以耐克、阿迪等品牌球鞋为主,生意最好时,年销售额能过亿元。但如今店铺访问量和销量断崖式下滑,几千万元的库存堆在了仓库里,保守预计这波至少得亏好几百万。

  从前几日开始,老万的带货朋友圈设置成了三天可见,内容也成了朋友聚餐、鸡汤文案,卖的也不是鞋子了。

老万微信朋友圈

  老万表示,这一波很多中小商家亏得很惨,之后一方面要看耐克、阿迪方面的态度,然后就是要等这个市场恢复理性,“估计至少得两三个月。”

  业内人士:鞋贩子是恶性竞争之源

  另一位在球鞋行业从业多年的玩家强仔表示,运动品牌一般都是期货制订货方式,货量都是固定的,卖完了就没了,剩下的库存被黄牛(主要是鞋贩子)囤积在手。现在鞋贩子奔向国产品牌,买断尺码、配色,市场价慢慢就是他们说了算了;而且因为形势还不明朗,市场不稳定,经销商、品牌商估计都不敢现在贸然加单。

  “恶性竞争源头就是鞋贩子。这几天大量全网扫货国产热门款,然后卖不掉再退,货款都是花呗、信用卡、白条等支付,卖掉了空手套白狼,卖不掉也不亏,遇到卖家库存发生挤兑发不出,再去举报卖家罚款。”强仔表示,这种稳赚不赔模式,自己都忍不住想进场了,苦的就是中小商家。

  此前,“得物崩了”还冲上微博热搜。

  是谁在炒鞋?

  当你还苦于人海中求职时,一些精明的初中生已经月入过万了。近些年,“炒鞋”“炒裙”“炒盲盒”……00后甚至05后靠“炒炒炒”,正式加入了这场金钱的游戏。

  据艾媒数据《2019全球及中国球鞋二级市场现状剖析与市场前景分析报告》显示,2019年全球二手球鞋市场规模已达60亿美元,其中中国二手球鞋转售市场规模已超10亿美元。

  据CBNData《2019中国潮流消费发展白皮书》 显示,相比整体的潮流市场,球鞋市场中的Z世代更多,95后与00后人数占比超6成。其中,00后的“进圈”速度远超整体,其人数增速是整体人群的近4倍。

  甚至据流量公园了解到,目前炒鞋大军中还充斥了不少05后们的身影,提早将实现财富自由变为了现实。圈里流传着这么一句话——“男孩一面墙,堪比一套房。”

  据流量公园,初三学生小航因为喜欢买鞋而渐渐加入炒鞋圈,他用攒下来的零花钱抢购限量款新鞋,通过国外转运、线下抽签排队,有时候也去SNKRS试试手气,抢到后再挂在二手平台上转卖,少的时候一双赚两三百,多的小一千。

  “抢首发鞋真的是太难了!”小航说,“和我爸炒股一样,要抢龙头。”龙头一般是指好的配色或鞋码,庄家只需要清一两个黄金码就行。黄金码短缺造成的价格上涨,会拉动其他尺码,从而把控整体价格。

  民间俗称“鞋贩子”,央视雅称“二手球鞋转卖商”,而他本人更喜欢称自己为sneakerhead。身为一个初中生,不难发现,校园里暗流涌动着一股风气,拼“鞋”实际是在拼品味、拼家境。毕竟,每天上学都要穿统一的校服,只有鞋才能展示出自我个性。

  跟风“炒鞋”背后哪些陷阱需提防?

  近日,一位在“炒鞋”圈内小有名气的卖家殷某某,因为诈骗罪被江苏省镇江市丹徒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处12年有期徒刑,这一判决也引发很多网友的关注。

  秦先生家住江苏南京,平时主要做一些和球鞋有关的生意,比如开洗鞋店或者在一些知名电商、二手交易平台上买卖球鞋等等。秦先生表示,从2019年2月开始,一位“出手大方”的客户从某二手交易平台上联系到他,并开始频繁的找他买球鞋。

3月31日晚间上市公司重要公告汇总

3月31日晚间,沪深两市多家上市公司发布公告,以下是重要公告汇总。【年报业绩】健帆生物:2020年净利润同比增53%拟10派6.6元健帆生物(300529)3月31日晚间披露年报,公司2020年实现营业收入为19.51亿元,同比增长36.24%;归母净利润8.75亿元,同比增长53.33%;基本每股收益1.10元。公司拟每10股派发现金红利6.6元(含税)。

  “他说想买我的东西,就加了我的微信,再直接给我转账买东西。一个陌生人加了你微信,跟你还价的方式就是,比如说这东西卖1万,他直接给我转9000,而且他一下转了好几个,他还价的方式就是直接转账。当时(鞋)市价1万,因为我觉得他出的价格比较低,就退给他了,当时我们就认识了。”秦先生说。

  这名似乎很阔绰的男子就是殷某某,秦先生表示,殷某某经常在自己朋友圈晒购买的奢侈品、豪车等等,甚至一次性从某球鞋交易平台上花100万拍了十双鞋,在炒鞋群里迅速有了一定的名气。

  秦先生说:“他一开始找我拿货,在这边也拿了七八十万的货。一开始拿现货就是他打完钱我给他发货,一次打了20万,一次打了50万,确实是给钱了。然后见了一面,他坐的是劳斯莱斯,穿着什么的感觉还是比较有钱的。”

  建立初步信任后,秦先生得知殷某某也有球鞋的货源,且价格相对便宜,就开始跟殷某某订鞋。

  秦先生告诉记者:“现货都比较准时,我找他拿的现货是有的,肯定没问题,就是期货出问题了,4月份拿的,到7月份发不出货了。”

  鞋款已经支付,却没有收到鞋,跟秦先生有同样遭遇的人,还有四十多位,金额达到了600万元。2019年8月,陆续有人向当地公安机关报案。镇江市丹徒区人民法院第一检察部主任朱永权表示,殷某某其实并非传闻中的身价十亿,甚至没有真实的货源。

  “所谓的‘殷十亿’只是一个家境普通的97年出生的小伙子,他并没有真实的货源,所谓的低价货源都是假的,他通过拆东墙补西墙的手段高价买进低价卖出,获得了这些被害人的信任之后,一直这样经营。”

殷某某在朋友圈发布的球鞋照片(警方供图)

  据了解,殷某某先是进入炒鞋群,在群内购买几十万元的货品,平时通过在朋友圈中发出大量炫富的图片和视频,博取群中炒鞋客的信任。之后通过网络社交平台发布鞋源信息,并以货源充足、明显低于市场价的价格为诱饵,向部分受害者出售“期”鞋。

  去年11月,检察机关以诈骗罪向法院提起公诉。近日,法院公开审理此案,判决:“被告人殷某某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12年,并处罚金人民币15万元。”

  殷某某当庭认罪。镇江市丹徒区人民法院第一检察部主任朱永权透露,这些受害人中以90后为主,还有不少是在校学生。

  “都相信他(殷某某)在买卖鞋子这一块是真正的业界大佬,他(殷某某)可以在美国获得这些低价的货源。当时那段时间网上的‘炒鞋’是比较热潮的,很多人确实在短期之内挣到了钱,其他人也觉得认识了业界大佬(可以去赚一笔),觉得自己毕竟可能不会损失,因为他(殷某某)承诺到期如果不能寄鞋子、不能发货,那么他(殷某某)会以市场价的9折赔付给他们,所以他们认为这是稳赚不赔的,所以才会大额的通过他(殷某某)买鞋子。”

  一双千元球鞋,不具备稀缺性又非纪念款,被炒到几倍的价格,本身就是不正常的事。在层级销售的体系中,中下层的卖家于是就成为这场“击鼓传花”游戏中的接盘者。

  丹徒区公安局城区派出所的办案民警魏彪提示:尤其是年轻人,不要轻信一夜暴富的馅饼。“这些鞋子他们买过来基本上也都没人穿的,(穿鞋)不会买这么多,这些鞋子也卖不到别人,还是在他们这个圈子以内不停地流通,击鼓传花一样,看谁接到最后一手,肯定是有人要受损的。这就是一种金融游戏。‘炒鞋’圈基本上都是‘95后’‘00后’,就觉得来钱快、来钱轻松,动动手指头就能赚钱了。我们要提醒这些青年朋友,鞋子有它实际的价值,热度一过,这个东西都是有损害的,还会引发各种犯罪行为。”

  还有有业内人士表示:“得物上耐克销量不降反增到底给谁看的,大家心里要明白。发生黑天鹅事件后,部分大佬得自救一下。当然就算不炒鞋,也会有其他替代品,万物皆可炒,都是资本的工具。同时也想告诉大家,薅羊毛也是投资,但看似再稳的羊毛,也存在风险。”

  推手与赢家

  球鞋的炒作,背后究竟是一个怎样的运作体系?

  厂家采用的限量款发行营销手段是这个体系的核心中枢,因为如果厂家尤其是NIKE这样的厂家加大限量款鞋品的供应,那么市场上所谓稀缺性导致价格暴涨的基础将不复存在。

  但限量发售产品只是鞋价溢价的一个重要因素,黄牛、庄家以及大型的交易平台则逐渐将“鞋”的热度推向高潮。

  炒鞋的开端一般来说从限量版球鞋发售就开始了,有的鞋品甚至尚未发售已经在市场上有了超高的标价。

  如今每逢各大厂家发售限量款鞋品的时候,无论实体店还是线上都会有无数的人在等待,这其中不乏众多黄牛,也就是鞋圈里所说的“鞋贩子”。

  这两年频繁可以看到“鞋贩子”和店员勾结囤积货源的新闻,囤积货源意味着对某一款鞋的垄断,是庄家、黄牛乃至交易平台对鞋价格控制的根本所在。

  缺失的监管

 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早在2019年报道,上海金融监管部门就曾对国内球鞋转卖出现“炒鞋热”,“炒鞋”平台实为击鼓传花式资本游戏,并要求机构采取有效措施切实防范此类风险。

  中伦文徳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陈云峰分析了“炒鞋”商业模式,他表示,通过下图可以看出,仅就“炒鞋”活动来说,其发展与被我国监管部门清理整顿的“邮币卡交易”、“炒币”模式如出一辙,由于缺乏有效的监管,大众参与,交易量大,一旦资金盘崩塌,其后果相当严重。

  陈云峰认为,除了上述电商平台自身的风险(包括非法集资风险、产品售假风险、擅设金融机构风险等)外,对于消费者(投资者)来说,此类主力人群是90后甚至是95后,大多是在大专院校在读的学生或者刚刚步入社会职场的新人,收入普遍有限有限,其借助金融机构、电商平台的分期付款、金融杠杆,通过透支、网贷等途径借钱投资,一旦鞋市崩塌,其带来的亏损很有可能远大于投资者的偿债能力,由此可能对消费者本人带来信用风险。

  上海锦天城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曾峥也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,非持牌机构或组织通过交易所形式进行“炒鞋”等特定交易品种,可能与被我国监管部门清理整顿的“邮币卡交易”、“炒虚拟币”等非法交易场所模式相类似。

  随着炒鞋规模化、平台化、大众化,一些市场人士开始探讨这个市场监管的必要性。但事实上,炒鞋热度的提升并没有相应的监管出现,更重要的是,谁应该是炒鞋的监管主体,市场自己也不清楚。

  即便在成熟的海外市场,对于球鞋交易本身的监管也是不存在的,球鞋交易,尤其是C2C的交易是最基础的市场化行为。

  一位网友便认为,鞋市乱象应该从售卖方式和售货法规两个方面进行管制。首先需要要求厂家对售卖方式进行改变,当厂商发售鞋时,每个人不用抽签,而是采用付定金的方式。让每个人都能穿上原价鞋。

  该网友表示:“你喜欢你就付定金。想买几双都可以,工厂按订单制作(避免存货堆积)。发售了补尾款。如果你退货。定金厂家不退(避免损失,也限制一部分人贩卖)。尾款退回。如果是限量款可以抽签购买。”

  甚至有网友建议应由监管部门出台相应的规章制度约束市场,如鞋类产品只可按原售价出售。各类app不得加价售卖。如加价售卖将面临巨额罚款之类的。

  “目前来看,炒鞋的过程中除了说有制假贩假的情况外,很难说球鞋的天价交易有任何违法的地方,这个市场很难明确监管主体,也就很难有相应的法规约束,就像这么多年来很多商品被炒的过程,如核桃、黄花梨木等,其泡沫破灭的也是市场自我调整的结果。”一位爱好收藏球鞋的投行人士认为。

  实际上,平台方也并非没有注意到近期炒鞋风气的升温。就在最近,毒APP发布了一则耐人寻味的倡议:球鞋是广大消费者体验潮流文化的重要载体之一。我们呼吁广大用户、潮人和Sneaker理性消费,尊重球鞋文化,远离炒卖行为,与毒APP共创良性的潮流消费市场环境。

  对于“鞋穿不炒”的呼吁,进入鞋圈已经七年的North表示看看就好。他指出,“香烟的包装上也写着吸烟有害健康啊,这种东西听听就好,平台是按照比例收交易手续费的,大家都懂的。”

  确然,真实的情况几乎已经变成了“鞋炒不穿”了。当风口吹到极致之时,也许保持一份清醒才是最明智的选择。

  在这种接近大众狂欢的现象级事件中,越来越多圈外人士对鞋圈的关注,也许是少有的积极影响之一。

  “本来鞋子穿出去,大家可能只能自嗨,现在穿出去大家都知道,哦哦这是什么鞋,挺开心的。因为我们虽然喜欢收藏鞋,但也不是完全不穿,对于很喜欢的鞋我会买2双,1双收藏1双自穿。线下抽签的时候,大家都是穿着好看的鞋子去的,谁也不想当弟弟。”North称。

  相关报道:

  涨疯了!鞋贩子奔向国产品牌 李宁球鞋原价1499元卖48889元 有人几天赚一辆车

  李宁球鞋遭热炒!耐克阿迪自爆 炒鞋大军转战国货 有人几天赚一辆车

(文章来源:21世纪经济报道)

(责任编辑:DF078)